叫祖纳米,叫我16也阔以,一小破写文的,常年拖更
日常ooc,角色角度不会把握,还贼玛丽苏
画画很丑,却还十分死不要脸地会发上来
吃的坑很多很杂
不怎么会和人打交道,但每条评论都想回复
大概就这样吧

置顶🔝


非常抱歉,一段时间内我可能不会再上老福特玩耍了。可能过几个月,可能过一年左右,我不知道。

先把未完结的文的结局在这里放一下。

失而复得:茨木在次日起床后找到奶茶店老板玉藻前谈心,然后通过玉藻前的鼓励回去找到酒吞表达心意,然后酒吞欣喜同意,接着就是正常的喜结连理,he

华与褴:经过三个月的腻腻歪歪,安迷修喜欢上了雷狮,雷狮却还是个玩玩安迷修就行的心态。雷大哥找了个理由弄死了安迷修,雷狮发现自己其实是爱安迷修的经过惯常套路的复仇后陪着安迷修去了地府。

时间线切换到现代,考古学家安迷修拉着历史学家雷狮去看最新发掘的古墓。这个古墓有个特殊的地方,两具男性骨骼沉睡在夫妻棺内。(这个夫妻棺是我编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么种棺材)

大致就先这样吧,想找我的可以去画世界找我,ID1650018

一个人的bb

大家都知道ao3昨天被墙了。

每四年会多一天,却永远少了一个网站。

ao3官方微博最后一句向我们致歉,但我希望它永远不要出现。

我只是漫漫同人作者中的一个十九流小透明,我只是一个文章会迅速被淹没的敲字苦手,我甚至到现在连一个ao3账号都没有。

曾经我一拖再拖注册账号的时间,现在我已经没得拖了。

这次粮仓被炸,带给我的不是愤怒,是哀伤。

抱歉措辞有些不当,但我只能尽自己的力来叙述这份无人问津的感受。

但是难过完了,该上的网课还是要上的。

记笔记的时候,我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笔。

创作不死。



Q:跑八百一千米的时候脑袋里都想的是什么?

得保住这个第一名。

(对我体育全班第一)

失而复得 酒茨 ABO

ooc预警

“......”

“......”

两个人看着校门上的停课通知默默无言:


尊敬的校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由于最近新型冠状病毒在我市传播,现推迟课程,请各位在病毒传播期间自行在家隔离。不便之处,敬请谅解。

                                        杭州网易学校广东深圳分校

                                     你们可敬可爱的安倍晴明校长


在“的”和“安”中间还有个人写上了“秃顶”二字。

茨木环顾四周,发现来人不多,而且都不是中国籍学生。他拍拍酒吞肩膀,告诉酒吞他的发现:“酒吞,你看,门口的人都没有讲中国话的!”

“是吗。”酒吞不置可否,倒是一眼瞟见了远处正准备离开的鬼切的背影:“鬼切!”

鬼切转过身来,也看见了酒吞,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出来谈。

出了人群,三人来到学校附近的奶茶店,茨木又朝鬼切说了一遍他的发现。

“肯定的啊,中国人都回老家过年去了,谁还在学校等寒假通知啊。”

酒吞:“???”

茨木:“???”

鬼切扶额:“抱歉,是我刚才太心急了。”

“中国人有个节日叫春节你们知道吧?”

酒吞点头。

茨木点头。

“知道他们在这半个月里是要回家乡过年的吧?”

酒吞点头。

茨木点头。

“可以推出来,这个时候,他们必须要放假的,对不对?”

酒吞点头。

茨木点头。

“但是他们今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没有发寒假通知,可能是因为去年换了那群阴阳师来这边干活。但是中国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他们要放假,纷纷回老家了。然后我们这些外籍学生不清楚他们的习俗,也不清楚他们放寒假的时间,所以今天都憨憨地来上学了。”

酒吞点头。

茨木点头。

“就是这样。然后今年中国有个什么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性有点强,快回家呆着,感染了没药治的。”

酒吞:“那为什么你知道今天不上课你还来学校呢?”

茨木:“那为什么你知道今天有肺炎还出门呢?”

鬼切自动过滤掉这两个人持续的cp感:“因为是刚刚源赖光打电话告诉我的。”

茨木没憋住,笑了一声。

“哦,”酒吞憋住了笑,把脚搭在桌子上,翘起凳子,“那是不是没有寒假作业了?”

“从各个角度来说,是的。”鬼切双手的十个手指在面前交叉,遮住了他的下半张脸。

好学生茨木夹在他们中间满脸迷惑。

“老板!来十串羊肉串!”酒吞的吆喝声伴着突然飞扬的不存在的眉毛传遍了这家店。

“**吧你!这是奶茶店!”鬼切往酒吞的凳子脚上踢了一下。

茨木比较好心地揪住了酒吞的后领,没让他摔得头破血流。

“干什么呢,踢坏了我的凳子可是要赔钱的。”老板,或者说是老板娘,从厨房走了出来。

“淦。”

“淦。”

玉藻前居然在他侄子管理的学校旁边开奶茶店。

酒吞发誓以后再也不威胁安倍晴明了。

鬼切没被抓到什么把柄但有点慌。

茨木超常地发挥了他的作用:“尊敬的大妖玉藻前您好,我的两位朋友刚才惊扰到您了,我与他们对此感到真诚的抱歉。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们的过分行为,我们会在日后加以改正。”

“啊,当然没关系的呀。”

三人松了口气。

“买几瓶我的招牌奶茶就好了。”

“他有钱。”茨木鬼切同时把手指向了酒吞。

酒吞:我#%*^&$




失而复得 酒茨 15

ABO 

ooc

“咋了?”被酒吞起床声音吵醒的茨木挠了挠头,杵在酒吞房间门口问道。
酒吞把那张便条折成了个纸飞机,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再飞给茨木。

茨木接过它,展开来看了两眼。

“噗。”茨木脸色变了变,压下了自己的情绪两秒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吞冷漠地看着茨木笑得扶着门框捂肚子,愣是想不出来笑点在哪。

“哈哈哈...大蛇叔叔也太逗了吧……这么不负责的哈哈哈...”

等着茨木笑得差不多了,酒吞想开个玩笑,出声道:“你就不怕我将来像这样对你?”

“那可算了,你前两天和你爸也差不多啊,只不过是一个好歹留了张便条,另一个提上裤子就跑的差别罢了。”

“...我说了是误会,误会。是你自己往歪了想往歪了做而已。”

酒吞看到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茨木堵上了自己的两只耳朵——只用一只左手。鬼王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再不换衣服早饭就被我吃完了啊。”鬼王笑了笑,开煤气阀去了。

”做都没做还说什么‘自己吃完了’。”茨木嘀咕了一句,还是老老实实换校服去了。他向厨房瞟了一眼,看见酒吞正十分悠闲地煎着两份蛋,身上还穿着与他发型发色一点不搭的校服,校服外边还系着一条喜洋洋围裙。

茨木很莫名其妙地老脸一红,居然有了就这样和他过日子的念头。

“茨木木,你再看我,我今天早上吃的可就不止是一个鸡蛋了。”

骚、骚货。

他怎么知道我在看他?

虽然心里在骂他骚,但是茨木还是乖乖听他话,收拾自己去了。

酒吞做的东西还挺好吃的。茨木咬了一口煎蛋,想道。

“怎么样?”酒吞推开自己面前那盘早餐,满脸期待地问。

茨木比了个大拇指,又向左倾斜了90度。

“这...是什么意思?”酒吞愣了愣。

“一般。”茨木收回手,两三口就解决了鸡蛋,“你怎么不吃?”

“我看你吃得那么香,我也饱了。”

“那行,”茨木抓过酒吞的煎蛋,“归我了。”

“诶诶诶别啊,只是心理层面的饱腹感,不包括生理层面的啊…”

两个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地了结了早餐,打打闹闹地上学去了。

其实这样也不错。



这是一张只有初中生才配拥有的书桌
啊我拍照好辣鸡

?策划你为了个云外镜至于吗
还我庭院里的不知火啊
还我的召唤灯笼啊
还我在石案上写字的晴明啊

无题(真的没题目) 雷安

超级重度OOC呀,剧情发生在校园啊。

大概是不想写作业的各种瞎鸡儿扯淡,各位将就着看,不看跳过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我喜欢你。”

安迷修走到雷狮身旁。

雷狮的笔微微顿了一下,又继续书写起来:“嗯。”

路过的同学们听见了这组对话,一时间周围议论纷纷。

虽然早想到了自己这份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表白可能是这钟

种结果,安迷修还是心中有一点愤怒与失落。

果然,是痴心妄想。

“如果你就这些想说的话,你可以走了。”

这逐客令下的真不客气。

不,他怎么可能会对我客气呢。

再怎么说,他至少给了我一句这么长的话。

安迷修脚尖在光滑的地面上转了半圈,准备离开。

他会挽留我...吗?

安迷修迈开了对他来说颇为沉重的一步。

如他所料,雷狮并无一言一语,甚至都不愿给他一个绊脚的动作。

每走一步,安迷修心中的失望便多一分。

旁边的群众纷纷为安迷修让路。

当安迷修走到自己的座位时,他的眼眶终于不受控制地红了,其中的液体呼之欲出。

我真的是个傻子。活得好好的表什么白啊。

这下好了,以后肯定要天天被笑话了。

安迷修正准备坐下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他熟悉的笑声——是雷狮嘲讽弱小时的笑声。

“说什么信什么,你可真的是个脑残骑士啊。”

安迷修抬起头看了雷狮一眼,眼神里含着悲哀。

为什么要无时无刻地嘲笑我呢。

安迷修再低下头,等着雷狮的各种侮辱。现在的他,已经无力去回击雷狮了。

谁知雷狮伏下身来,轻轻地抱了抱愣着的安迷修。

“真巧啊,我也喜欢你。”